Architecture of the Future | Mass Studies

Architecture of the Future | Mass Studies


我要不断前进,不让自己变成化石
或变成机器人 而且让想法不停涌现出来
建立自己的一套知识 [与MASS STUDIES见面] 大家好,我叫Minsuk Cho
我是个建筑师 我有一家建筑公司,叫做Mass Studies 别人老问我
Mass Studies是什么意思 在物理学里,固体,液体,和气体
都可以被解释为物质 意思是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形容为物质 我希望公司能涵盖建筑的多个领域
所以就把它起名为Mass Studies 建筑经常被结合到其他大众媒体
创造出时间具体的建筑 Ring Dome是其中一个例子 它是一个临时亭子
由1000个呼啦圈组成,都是用扎带绑在一起的 后来我们把扎带都剪掉
呼啦圈都全送人,一点都不浪费 我们一般会说一个设计有很强的现场具体感
跟它的空间有呼应 这个项目给我们很好的机会
去不只是考虑现场具体性 更考虑它的生命周期
以及在时间里的具体位置 这是一场政治活动,对吧? 它在丹佛举行 策展人非常喜欢Ring Dome 让我想一个类似的作品 然后我们就想到这种充气假树 它白天会留下影子 晚上因为落基山脉的天气 晚上的风会非常大 所以我们要先处理阳光
然后要处理强风 它的结构就能满足到…… 这两方面的要求 然后这个韩国亭 你也看过好多遍 基本上,我们的概念是…… 我们获邀设计这个展览空间
但我们把它挪到上面去 再把这个建筑变得将近…… 里面是中空的感觉 这样来创造出一个…… 半覆盖,半开放的空间 这个项目我们用了韩字 以它作为一个理由,来创造出它的外表 它同时具备了有趣的渗透性 也有一种隔离作用 它并不是完全开放的
你能看到周围的建筑 就像”Cha-Kyung”,传统韩国建筑风格 画框式的窗户,就像一幅画 你可以用这个方式来看周围的环境 这张是我最喜欢的 它展示出我最喜欢的建筑元素
也就是人 我想大部分建筑师都会同意 他们都会希望自己的作品 能被人所完全覆盖 直到你看不到它 掩盖一切瑕疵
充满了生命力 其余的其实就是诗歌和艺术 (2008) Boutique Monaco-Missing Matrix Missing Matrix这个项目
展示出我们如何能够…… 透过建筑的公共空间
来建立一个社区的可能性 我这一代经历了韩国的城市化前后 我们年轻的时候
首尔的建筑并没有现在那么多 城市和非城市建筑在同一个空间里并存 首尔城市化没那么厉害之前
有比较多的空间能走动和碰面 整个城市变得像一个大社区
楼上楼下和隔壁都是邻居 我要透过我的作品
重新创造我小时候的环境 因为我觉得建筑能够塑造一个社区 踏入21世纪,我们想尝试破除等级这个概念 在工作环境里大家是同等的 不过讽刺的是
公司的组织方式还是比较垂直 所以我很想知道在还没被城市化的地区
能怎么做到这一点 Daum是韩国一家极为著名的媒体公司
知名度就像谷歌在美国那样 他们自愿搬离首尔
把他们的新办公楼起在城郊 我想透过空间来展现他们的理念 也就是员工与工作社区里的沟通
这两者之间的理想关系 我们花了将近五年时间在做这个项目 350名首尔居民来到这里
尝试熟悉他们的新环境 身为建筑师
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让我能参与乌托邦的实现 我们现在设计的概念
再过几年会成为他们的现实 对建筑师来说,未来就是我们的当下
我们要走得比别人前几年 所以我们的目标
就是在设计里融入一个肯定性的概念 [继续关注MASS STUDIES
WWW.THECREATORSPROJECT.COM] 2012 VICE MEDIA, INC. ©

33 comments

  1. The things about coming from environments in which you are expected to elbow your way to the front, is that it doesn't stop there does it, even after you've reached the top? Because then it becomes a question of how to find the right people to prop you up, while preventing them from climbing over and ahead of you. Such unhappy issues do come to the light with what the media has chosen to portray here unfortunately? Intentionally? Maybe a softer, lighter, more contemplative facade would have been better received? As light and ponderous as the megaton structures that score the earth and scrap the sky? So maybe not the intention after all.

  2. Really interesting how the pitch of his voice changes so drastically when speaking English compared to his Korean – a similar thing also happens to me. I wonder why that is?

  3. High brow B.S.. We need affordable and environmentally sustainable buildings. Self aggrandizement does not accomplish th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